乐善彩票

當前位置:當前位置: 首頁 > 政務公開 > 政務動態 > 省網轉載

代表委員熱議:讓城市成爲你我溫暖的“家”

来源:人民网 发布时间:2019-03-14 00:00 浏览次数:1

  刘志仁代表 湖南日报记者 童迪 摄

  杨莉代表 湖南日报记者 童迪 摄

  赖明勇委员 湖南日报记者 田超 摄

  主持人:湖南日报记者 孙敏坚

  文稿撰写:湖南日报记者 孙敏坚 张斌

  【嘉賓名單】

  刘志仁 全国人大代表、郴州市委副书记、市长

  杨 莉 全国人大代表、岳阳市屈原管理区凤凰乡河伯潭村村委会主任

  赖明勇 全国政协委员、湖南省政协副主席

  【報告亮點】

  ●抓好農業轉移人口落戶,推動城鎮基本公共服務覆蓋常住人口。

  ●城鎮老舊小區量大面廣,要大力進行改造提升,更新水電路氣等配套設施,支持加裝電梯,健全便民市場、便利店、步行街、停車場、無障礙通道等生活服務設施。

  ●新型城鎮化要處處體現以人爲核心,提高柔性化治理、精細化服務水平,讓城市更加宜居,更具包容和人文關懷。

  【觀點】

  每個人有自己的氣質,每座城有自己的“品質”。

 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指出,要處處體現以人爲核心,提高柔性化治理、精細化服務水平,讓城市更加宜居,更具包容和人文關懷。

  什麽樣的城市是有品質的城市?怎樣提高精細化水平,“繡”出城市的品質?如何讓城市真正成爲我們溫暖的“家”?3月12日,三位代表委員做客“兩會聊天室”,積極建言獻策。

  劉志仁代表:提升城市品質需在細微處見情懷

  “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深入推進新型城鎮化,讓城市更加宜居、更具包容。”劉志仁代表說,提升這樣的城市“品質”,需要城市管理者在細微處見功夫、見質量、見情懷。

  郴州堅持生態優先、綠色發展,注重加強“微交通”“微建設”“微服務”。去年,全市共投資39億元,完成城區水、電、氣、路、學校等40多個基礎設施項目的提質改造,城市棚戶區、街頭公共廁所、背街小巷、黑臭水體等大都實現了“舊貌換新顔”。

  劉志仁舉例說,去年底,郴州通過引水項目,將東江湖的一類優質水源引入城區,實現了郴州城區居民多年來“喝上幹淨東江水”的願望。

  城市硬環境越來越宜居,發展軟環境也邁向高質量。“我們的投資項目審批時限由原來的269天壓縮到50天以內,不動産登記業務辦理時限從40天縮短到5天以內。”劉志仁介紹,近年來,郴州持續優化簡化政務服務項目審批手續,目前全市1651項政務服務事項實現“一次辦結”,減少審批環節224個,既方便了群衆日常辦事,也讓企業享受到更好的營商環境。

  “當然,我們清楚認識到,郴州的城鎮化還沒有實現從量變到質變的蝶變,存在的難點和痛點還不少。”劉志仁坦言,主要是資金如何籌集、短板如何補齊、品質如何提升、産業如何做強等問題。

  “精細化管理城市不是一句空話,需要在理念、措施、方法等各方面全面跟上。”劉志仁認爲,城市的核心是人,要圍繞“衣食住行、生老病死、安居樂業”切實提升城市管理的法治化、精細化、人性化水平,真正讓城市成爲人們溫暖宜居的家。

  “要圍繞‘人’這個核心要素,著眼于人們工作、生活等需求,推進人的城鎮化,讓城市多些溫暖與關懷。”劉志仁說,比如,針對郴州農産品豐富、進城販賣的“果農”“散戶”多且集中的問題,城管部門在堅持“不影響市容市貌、不影響市民出行”等前提下,合理劃定“集中銷售區”“便民銷售點”,提供24小時便民服務,有效解決這個“老大難”問題。

  同時,他建議,要讓互聯網、人工智能、大數據等高科技手段更多地參與到城市管理之中,提升管理水平和管理效率。

  楊莉代表:給城市漂泊的心一個溫暖的家

  利用開會的間隙,楊莉代表與村裏在北京務工的幾位鄉親見上了一面,聆聽他們的困難和心聲。“我說,政府正努力讓他們在城市生活得更舒心,他們聽了很開心,我也很開心。”楊莉說。

  數據顯示,2018年末,我國城鎮人口占總人口的比重已達到59.58%,但是戶籍人口城鎮化比重只有43.37%,這意味著全國約有16%的人在城鎮生活而沒有城鎮戶口,而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是農民工。

  “城市留不下,鄉村回不去。”楊莉認爲,這些生活在城市裏的農民工是“進退兩難”。面對城市的社會制度屏障、文化落差和生活高成本,他們有進不去的無力感;回望家鄉單調的生産資料和日漸陌生的生活方式,他們又有回不去的無奈感。

  “城市要發展,不能光只有大學生和高科技人才,也要有很多一線工人和服務業人員,他們是中國發展奇迹的‘底層密碼’。”楊莉說,目前,我國已經全面啓動戶籍制度改革,取消城鄉戶籍之分,通過實行居住證制度,在大城市推進“積分落戶”,一批批農業轉移人口以新市民的身份融入了城市。

  “但融入城市的畢竟還是少數。”楊莉說,更多的人還是手持居住證,擠在“城中村”或棚戶區;他們的孩子或留守在農村、或送進教學條件相對較差的幼兒園、中小學,“他們雖然居住在城市,心靈卻在漂泊。”

  爲此,她建議,要有序推進戶籍制度改革,放開放寬除個別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戶限制,爲有能力在城鎮穩定就業和生活的農業轉移人口舉家進城落戶“松綁”,進一步放寬落戶條件,優先解決在城鎮就業居住5年以上和舉家遷徙的農業轉移人口以及新生代農民工落戶問題。

  但最重要的是尊重農民自己的選擇。“如果進城務工人員只願意在城市生活而不願意落戶,政府也要爲他們在城市築造一個溫暖的家。”楊莉說,城市相應的醫療、教育等公共服務要跟上來,增加幼兒園、醫院、保障性住房等城鎮公共服務供給配套,穩步實施“租售同權”,解決進城務工人員的“後顧之憂”。

  楊莉還建議,應把城市戶籍制度改革與農村土地流轉制度改革相互配合,幫助農民工返鄉創業、推動鄉村振興、實現“就地城鎮化”,推動實現農民市民化城鄉聯動改革。

  賴明勇委員:以“智”取勝,家門口感受城市的溫度

  “政府工作報告提出,新型城鎮化要處處體現以人爲核心,城鎮老舊小區支持加裝電梯、健全停車場、便利店等,字字句句都講到了我們的心坎上。”賴明勇委員說。

  賴明勇介紹,自己現在住的小區就是一個老舊小區,絕大部分樓棟都沒有安裝電梯。“我住在5樓,每天都得爬樓。”他說,現在身體還算硬朗,等再過幾年,爬上爬下就很辛苦了,“因此,加裝電梯我個人舉雙手贊成。”

  目前,我國城鎮化仍處于快速發展階段,存在著各種各樣的不足和問題,需要通過柔性化治理、精細化服務來解決。賴明勇認爲,一些城市通過城市微改造、小區改造、舊村改造等,提升了文化品位、居住環境,社會效益比較明顯。

  賴明勇以自己生活的長沙嶽麓山大學城周邊爲例說,以前的麓山南路,違章建築隨意搭建、環境衛生髒亂差、車輛亂停亂放現象嚴重。通過城市提質優化改造,現在的麓山南路以“大學紅”爲基礎色調,人行道護欄、路燈、垃圾桶、綠化樹和綠化景觀等道路基礎設施一應俱全,與沈澱千年的學府氣質、高校經典的建築魅力、麓山蒼翠的生態景觀,相映成趣。

  他認爲,隨著城市化進程進一步加速,社會主體多元化、訴求多元化,城鎮化建設無疑要在更多細處下功夫。比如,城鎮老舊小區加裝電梯怎麽裝?家門口的菜場、便利店建在哪兒?停車場、無障礙通道如何劃撥用地?要全面開展城市規劃設計,科學謀劃城市的成長坐標。城市管理部門要盡快完善整治之後的相關規劃,重新規劃居民區生活功能,引入城市“有序更新”理念,滿足居民群衆各類生活需求,提高居民的獲得感和滿意度。

  “從點滴小事中著手,讓老百姓在家門口就能感受到城市的溫度。”賴明勇建議,要加快推進智慧城市建設,加強“智能+”在教育、醫療衛生、養老、助殘、交通、生態等領域的應用,如:科學設置信號燈等待時間、優化自行車道暢行效率等,爲社會治理創新插上智慧翅膀,讓城市精細化管理以“智”取勝。

  (湖南日報北京3月13日電)